导航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招标资讯

通知公告

你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

一场突如其来的能源危机

来源:世通实业时间:2021-12-15 16:14关注:154

返回上一页

92ea557250f801c3a4f31e0677e660f7.jpg

今年以来,一场前所未有的能源危机袭来——国内煤炭价格一度涨至离谱,国外尤其是欧洲出现史无前例的天然气短缺。天然气价格暴涨的同时,石油价格也随之高涨。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能源短缺危机?这场危机将会持续多久?对下游化工市场的影响有哪些?未来,能源和化工行业的发展方向又是什么?带着这样的疑虑,记者进行了采访。

  国内:煤价高至离谱,多措并举保供

  深入分析能源价格高涨的原因,会发现,这与疫情持续发酵和国际能源转型息息相关。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国际低碳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董秀成认为,近期全球能源价格——尤其是煤炭和天然气价格——出现快速上涨,究其 原因,主要有三:

  首先是全球货币发行过度,尤其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实行无限量货币宽松政策,大量发行美元,而能源又以美元计价,货币投放量过大,势必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这是国际金融市场的必然反应。

  其次,能源市场受到外部干预也是一个原因,比如欧洲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强力推进能源转型,其中“去煤”“去核”成为主流,并提出“去化石能源化”,在此背景下,作为化石能源转向清洁能源过渡过程中相对清洁的天然气便备受各国青睐,天然气成为最重要的过渡能源。

  再次,由于疫情趋缓,经济开始逐步复苏,能源消费需求快速增长,因而天然气供求关系出现紧平衡状态。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则强调疫情爆发后的供需错配问题,他向记者表示,今年以来,煤炭、油气价格出现快速、大幅上涨。这与疫情爆发后供需之间出现不平衡有直接关系。林伯强谈到,需求恢复比供给恢复更快。因为供给涉及到整个产业链的问题。林伯强认为,尽管供需错配会导致煤炭、油气价格快速上涨,但总体来说,这种价格快速上涨仍属于一种短期的现象。

  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原副总工程师朱和认为,多方因素叠加导致了此番能源价格高涨。他谈到,前一段时间,国际能源价格上涨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首先,油价上涨较快主要是由OPEC+控制产量和主要经济体开始恢复增长导致;其次,今年天气异常,气温较低,取暖对天然气和煤炭的需求增加;再次,今年是双碳元年,欧洲有些冒进,大量减少化石能源生产和供应。以上原因叠加,导致今年天然气、原油价格大涨,煤炭价格也随之跟涨。

  国际:气价飙升10倍,石油需求跟涨

  一方面是国内煤炭价格一度走高至“离谱”,另一方面则是欧美陷入历史罕见的能源危机,其中欧洲尤甚——气价、电价屡创新高,天然气储存量陷10年最低之谷。

  “欧洲长期以来实行能源转型政策,以应对气候变化为引领,将自己看成是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领导者或引领者。”董秀成向记者表示,欧洲为此实施了去煤、去核政策,甚至提出去油政策等。而天然气作为相对清洁的化石能源,在能源转型过渡期发挥重要作用,进而在欧洲受到青睐,消费需求快速上升,短缺便成为自然。

  “国外能源价格飙升实际上在预期之内,而不是一种意外。”林伯强告诉记者,尽管国内外能源产业链均遭受疫情冲击,但外国供应链受到的冲击要比国内大很多。

  据了解,由于天然气和煤炭价格的飙升,发电公司和制造商们正被迫转而使用石油。国际能源署(IEA)表示,此举可能使全球石油日均需求增加50万桶。

  由于需求高涨,国际原油价格也水涨船高。而记者从国内专家处了解到的信息则显示,未来国际油价持续上涨的可能性不大。董秀成向记者表示,对于原油价格来说,尽管前期上涨趋势明显,但是预计资源国和消费国均不希望油价继续上扬,而且美联储货币政策很有可能调整,改变无限量化宽松政策,再加上资源国和消费国均有可能采取措施抑制油价,OPEC+可能实施增产措施、美国页岩油增产、美国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等措施,国际油价下一步很有可能出现逆转,至少不应该再持续上升。

  朱和也认为,今后油价大涨的可能性不大。他指出,一方面美国要控制物价,最近还释放了战略石油储备;另一方面,前几年的低油价,加上疫情,使油气投资出现停滞,化石能源供应的后劲不足。与此同时,OPEC+坚持供应温和增长的立场依旧非常坚决。因此,未来油价大涨或大跌的可能性都不大。“不会低的得离谱,也不会高的离谱,大概率会在60-80美元/桶间波动。”朱和如是说,

  展望:危机并非偶然,明年有望缓解

  从国内到国际,今年这场看似突如其来的能源危机实际却并非偶然。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李克平表示,能源短缺是高碳型社会在向低碳转型中,必须引起高度重视的挑战。他认为,在全球低碳转型过程中,不能低估新旧能源结构替代过程中的风险,认为新旧能源结构在替代过程中可以实现无缝连接。“对传统能源占很大比例的经济体来说,能源短缺是需要关注和思考的问题,在全球范围内这个问题也很重要。”。

  展望明年的能源市场,业内专家普遍持乐观态度。“明年能源市场的前景仍然是乐观的。”林伯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产业链的修复,石油、煤炭的价格都会逐步回归。预测煤炭在600~700元/吨,油价在60~70美元/桶。目前高企的煤价和油价对于石化上游行业来说必然是利好,但对下游则是负面影响。未来随着煤、油价格得到修复,下游行业的紧张状况也会得到缓解。

  董秀成谈到,随着冬季保供结束,预计春天来临之后,能源供需紧平衡的局面将逐渐结束,总体上能源供需关系会出现松平衡局面,价格会趋于稳定,甚至下降趋势明显。

  朱和则认为,未来的国际能源市场,大国间博弈会使局面更复杂,比如“北溪2号”项目、伊核问题等。而疫情的反复,尤其是南非发现的Omicron新变异毒株造成了恐慌,也会对市场产生影响。同时,近年来欧洲在新能源转型过程中有一些冒进,新能源供应连续性差及其脆弱性已经显现。再加上气候、天灾等因素都给未来国际能源市场带来了变数。而中国在2035年碳达峰的形势下,能源化工的发展要和新材料发展结合起来,因为化工新材料的需求不会达峰。未来化工新材料品种多样化、原料多元化、产品高端化的趋势,将为上游行业带来更多机会。

  下游:“双控”力度收紧,化工市场承压

  受上游能源价格上涨及国内“双控”等政策影响,下游化工市场受到较大影响。董秀成指出,主要影响是直接关系到化工产业运行成本,如果化工品价格不能顺利传导,便会导致整个产业亏损或盈利不足;如果化工品价格可以根据市场需求而理顺,又势必推高CPI,不利于控制通货膨胀。

  朱和表示,煤价上涨,对于煤化工行业影响较大。主要是因为煤头化工品目前高端少低端多,原料价格对生产成本影响较大。相对而言,油头化工品产业链较为完整,影响相对要小一些。

  恒逸石化相关负责人则谈到能源价格上涨有利的一面。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国际原油价格的上涨会推动产业链相关产品价格上涨,进而有利于生产经营管理,同时有利于在库商品的库存价值增加。煤炭及天然气等能源价格的上涨会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企业生产成本。但企业效益最终取决于加工价差,根据CCF数据,十月份聚酯产品加工价差处于上升通道,十月平均价差显著高于三季度,且价差上涨幅度高于能源价格上涨幅度。

  今年9月以来,严苛的限电政策令下游化工企业遭受巨大冲击。许多上市公司发布停工停产公告。记者从业内专家处了解到,未来我国“能耗双控”政策必将继续坚持下去,作为重点耗能行业,化工市场上下游均会受到影响。

  “国家很有可能出台‘碳排放双控’政策,这样势必会对传统化石能源产生革命性的冲击和影响。”所谓“碳排放双控”,即指对碳排放量和碳排放强度进行控制。董秀成谈到,化工产业与化石能源密切相关,具有高度的关联性,化石能源控制越严,越可能导致化石能源由传统燃料转向化工原料,因此预计未来在化工原料市场上,化石能源之间的竞争将日趋严峻,尤其是煤炭与石油之间作为化工原料的市场竞争日趋复杂而剧烈。

  朱和表示,我国‘双控’确立的目标一定要实现。但他也同时指出,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各地要稳步前行,先立后破,遵循科学规律持续发力,切忌“运动式”减碳、“一刀切双控”。另外,当前技术上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加速攻克,尤其是新能源成本还相对较高,我们在“能耗双控”推进时要首先保证社会正常的能源供给,把稳价保供放在首要位置。


来源:中国石油和化工  

发布时间2021-12-13 11:13:19